拜码头

更多
2018年01月09日 14点43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黎叔兑现了他的承诺,如果他之前所说算承诺的话。他把我们介绍给了也在这个小区里买了房子的一个朋友,见面的时候我大吃一惊,是个女孩子,年龄可能比我大一点,笑眯眯的,和黎叔说得正起劲。

黎叔介绍她:“这是赵总……”,所以我也就跟着叫她赵总了。听起来有点生分,但我总不能叫她赵阿姨吧?其实怎么称呼,是门学问,可惜我一直没学好。就这样赵总赵总的叫顺口了,一直都没改过来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叫她赵姐是完全没问题的。她也是因为她爸,才和黎叔认识的。她爸以前一直和黎叔合作,而且一起扛起了沱江大桥事故,关系是相当的铁。所以她对黎叔完全没有抵抗力,几乎是黎叔说什么,那就是什么。

“房屋装修,唉呀!想起来就麻烦。干脆卫国你怎么装,我也怎么装就算了?”看得出来,她还真有这个意思,而且后面很多设计方案,她都是直接从黎叔这边“抄袭”的。

我和钟根都很开心,觉得这样的客户实在是太舒服了。很快我们就敲定了方案,签了合同,但她的房屋装修进场时间要晚上半个多月的样子。这是黎叔提出来的,黎叔也没骗她,把我们的真实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给她,但是“反正我的房子就是交给小叶他们来弄!”这个背书实在是太有效了,“而且我的房子先装,要有什么问题呢,我这边就先暴露来了。到装你们房子的时候,这些问题自然就已经解决了……”

赵总笑得像朵花一样,鸡啄米一样的点头,“好的,好的,我没问题,卫国你推荐的,我们绝对放心!”

其实有那么一瞬间,我都被黎叔感动了的。肉身趟地雷啊!这是……

但黎叔回过头就和我说:“你们这样才好安排工人。同一批工人,做完了我的房子,马上就可以再做赵总的,不能让他们停,一直有活干,才好管理……”然后我就凌乱了。

黎叔没说错的是,我们工地上的问题还真是一堆一堆的!

问题从拆墙开始。黎叔的房子,改造得很厉害,几乎所有的室内墙都被拆完了。一方面是确实有布局上的改动,另一方面是他对“最大化利用面积”的执念。接房的时候,所有的墙都是30厘米厚的标准墙,黎叔认为厚了,浪费了面积。所以要么利用柜子,要么改用12厘米的薄墙,无论哪种,都得把原来的墙给拆了。

所以墙全部拆完了之后满屋子的残垣断壁!这些都得运出去啊,怎么运?运到哪里去?我傻了眼。

好在小区里有“棒棒儿”,主动的上门联系来了:“你们要‘出渣’吧?包给我们,你什么都不用管。我们喊车,800块钱一车,怎么样?”

“800,你抢钱哟!”我哥喷了这“棒棒儿”一脸的口水。

这“棒棒儿”一脸的无所谓,还嘿嘿的傻笑,“那你说多少钱嘛?”

后来没谈拢,“棒棒儿”的底价是600元一车。我哥和我说:“我出去看看,感觉他们这个价不对。而且我看过他们装车,一车装都没装满。”

节约成本,这绝对是值得表扬的嘛!“好,好,好!多比较一下!”

结果这一比较就停工了至少一个星期。我哥开始是在小区外找其他“棒棒儿”,结果他们都不敢接这业务,这小区里面的“出渣”业务已经被之前和我们联系的那一伙“棒棒儿”给霸占了,他们的头儿就是小区物管经理的一个亲戚。外面的“棒棒儿”进去接业务会被刁难,以前还打过一架。两帮人挥舞着大竹棒,打得血肉横飞……

这个结果让我大吃一惊。重庆方言的《山城棒棒军》红遍大江南北,虽然我没看过几集,但总体印象他们是一群淳朴善良可爱可怜的弱势群体,怎么会是这样的呢?!

我哥对我的大吃一惊也大吃了一惊,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他说不出来道理,但见得多了,“‘靠山吃山’,要是你叶飞哪天发达了,我们还不是要跟着你沾点光。我们县里面的那些政府工程,全是县长他小舅子包的。那才赚钱……”

我回过神来,打断他的美好憧憬,问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?”

“我问清楚了,出渣的车费,是150块钱一车,上车的力钱(人工费)最多也不过200块钱。这龟儿子要我们600,疯都疯球了。我再找远一点,总有人要接这个活路。”

直到黎叔发现工地一直停着没动,问起来之后,我哥才放弃了他“一定要找到最便宜”的想法和努力,在外面叫了一辆除渣车,400块钱一车,司机自己带“棒棒儿”过来。

出渣的时候,小区的保安果然就来刁难了,我哥有经验,说我们不是装修公司,是业主“自装”,让他们有事找业主。他们就不怎么吭声了,最后让我们要注意清洁,不能扬尘溅灰之类的,我哥满口答应,递上两根香烟,保安就摇摇晃晃的走了。

于是哥就忙上忙下的张罗着这些“棒棒儿”运渣子。

“细灰给我留着,先搬大的!”

“这一担倒在这边!你多走两步要死啊?”

……

我很长时间都不习惯我哥的这种说话方式,但很奇怪的是,无论怎么凶神恶煞粗话连篇,这些“棒棒”或者工人都不会生气,反而是嬉皮笑脸的。慢慢的慢慢的,我也习惯了这种大呼小叫,直到有一天,我一个表姐终于皱了眉头,“叶飞,你怎么现在说话这么多脏字了?”“啊?有吗?哪里?”我茫然的睁着眼睛,然后感慨万千。

这边哥又递给司机一根好烟,回过头来,就朝正在运渣的“棒棒”吼到:“继续装啊!(这一车)没(装)满,还早得很!”

司机蹲在花台上,无所谓的甩了甩手,“装吧装吧,狗日的,反正都是一车!”这些棒棒儿又才动了起来。

我把这事告诉了黎叔,觉得我们做得挺不错,很是节约了一笔成本。黎叔皱着眉头说:“这要看你怎么算。我们出去做工程,都要先‘拜码头’。花费不多,但可以减少很多麻烦。而且你在这小区做事情,如果能和这些地头蛇搭上关系,说不定还有其他好处。别的不说,假设他再给你介绍一套房子装,你不就一下子赚回来了?嘿嘿,那才是一本万利的事情!”

折腾 风雨 创业 家装 除渣 地头蛇
赞: 1 踩: 0

打赏
已收到打赏的 帮帮币

全系列阅读
上一篇: 大舅哥
下一篇: 吃回扣
评论 / 0
叶飞的系列文章

讲课这些天

在我做 “一起帮”零基础ASP.NET MVC实战开发全栈系列课程 (呵呵,标题一定要长) 期间,我计划每天记录一个我印象最深刻的知识点。 此知识非彼知识,不是程序语法,而是我十年一线开发经验的总结。希望能把我对于软件开发、项目管理以及系统架构的理解,分享给大家。

编程那些事:菜鸟入门

大飞哥倾力之作,面向有意入行IT/开发/编程的初学者,欢迎任何形式的留言建议……

从包工头到程序猿

真实故事,讲述我在家装公司关门之后,如何转行成为一个程序猿的故事。(《折腾》第三卷)

《折腾》(卷一)青涩

时间段:从大学毕业到开始创业。离开青葱校园,涉世之初的那些往事……

《折腾》(卷二)风雨 之(1)工地

我一个完全的门外汉(无论装修还是管理),开始给黎叔装修房子。从踌躅满志,到四处碰壁;从一往直前,到左右为难……

《折腾》(卷二)风雨 之(2)胸怀

作为一个律师,接工程没签合同,被狠狠的坑了一把!年轻人暴烈的想要复仇,黎叔教他一个企业家的胸怀……

《折腾》(卷二)风雨 之(3)渠道

成立了公司,招聘了员工,开始大力的拓展业务,一个接一个的坑,摔倒了又爬起来……

《折腾》(卷二)风雨 之(4)视野

经历残酷现实的磨砺,终于明白:干啥事,都不能闭门造车,人要走出去,开阔视野……

未分类

系统自动生成的未分类系列

一锅大杂烩

从律师到包工头,从码农到写手,读书交友生活创业,各种零零碎碎,乱七八糟……

全部
关键字



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