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2018年09月26日 12点24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Enjoy it,享受这个过程,而不用去强求最后的结果

几天前,晚上,我坐在电脑前码字还是写代码,老婆站在我旁边,摸着我已经秃了一块的脑袋,突然“哎呀”一声:“你怎么都有白头发了!”“是不是哟?”我心里一紧。因为遗传的原因,秃顶我不在意,但我一直认为头发少就白得慢。我爸早就谢顶了,但现在头发都还是花白花白的。老婆又仔细的看了看:“真的,好多!”然后声音就带了哭腔:“你不要再做了嘛……”昨天下午突然觉得累。晚上啥事没干,吃过饭就躺床上休息一会儿,但一直睡不着。晚上临睡前和陈百万聊了一笑会儿,都是随便说说,没组织语言。我这边说了下目前的困境:找工作一是年龄大了,二 ……

创业 人生 选择 初心 放下
2018年09月25日 09点52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“知错能改”就真能获得客户的认可吗?

哥也在现场,被问得莫名其妙:“怎么啦?”这个隔断被设计成一个玻璃的透光隔断,但不是一整张玻璃,而是先用木料隔成横竖若干块,然后把玻璃嵌在隔出来的小块里。现在木制作已经完成,就等着最后安装玻璃了。“你以后玻璃怎么放上去?”钟根问。“就这样放啊!”哥更迷糊了。“玻璃放进去要倒啊!你怎么固定?”“打一圈玻璃胶啊。”“那好丑哟!”钟根差点跳起来了,直甩脑袋。室内家庭装修最讲究的就是“收口”:也就是面与面的衔接。比如这里,钟根的意思是应该把玻璃放在底板上,然后用面板从两边夹住玻璃,这样就不用打玻璃胶。其实当时我想象 ……

创业 家装 工地 管理
2018年09月25日 09点28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那易峰那边怎么没你这么多事呢!?

水电工的事我后来没有追究。易峰和他说了一下,没多久我哥叫来的木工进场,他也再没任何过分,或者说让人能够挑刺的地方。我的感觉是这事没有确凿的证据,只能是怀疑,疑罪从无嘛,好歹我们也在政法院校受了点熏陶;另外即使真有不干净的事,也是我们自己的责任:事先没把这些事情说清楚,给了别人可乘之机。但估计我哥不这么想。当然,这也只是估计,这种事也只能靠感觉。可能他有这种想法:我的工人,屁大点事你就甩脸子开人;易峰叫来的人,都明着偷材料了你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说两句?还怕了他一样?!我呢?我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态?其实那些天,每 ……

创业 管理 团队 协助 冲突
2018年09月25日 09点12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心里不踏实

我还有点不解。哥给我解释:“这些线头子,他以后安(装)开关的时候用不了这么长!多出来的他顺手拣起来就放到他自己包里去了。”我一时无语,因为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。哥接着说:“一般这些线头子就算了,大家都懂。但你整这么长也太过分了吧!最重要的是,这整圈整圈的线就没剩余了?刚好那么巧,一圈用完得一点都不剩?我们又不许在线管里接头。”我有些头痛。哥说的意思我是清楚了,可这事怎么处理呢?先说这线头子留得太长的事吧。我一时犯傻,冒了一句:“这线头子也值不了多少钱吧?”我哥楞了我一眼,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语调超级夸张:“ ……

管理 尺度 人性 角色调换
2018年09月24日 21点46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(二十六)世间很多事,都是取不了巧的

我的家人都很满意我的这种生活状态,在他们看来,我这是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的表现。只是劝我,还是要注意休息,有时间还是要出去玩一玩。我从善如流,每周末都会到小区里老年活动中心打一下午乒乓球。又一次拿起乒乓球拍,不由得感慨万千:还记得上一次打球是什么时候?这已经是多少年过去了?!不知何时,那个在烈日下肆意抽杀的少年,放下球拍,在现实中去拼去闯去追逐他的梦想;如今辗转飘零流落他乡一无所有的时候,陪伴他的能给他带来快乐和力量的,却还是这支球拍。但不要以为我在球桌上英姿飒爽重振雄风,这帮老头儿大妈全都是高手啊!我一个 ……

程序员 工作 职业发展 总结
2018年09月23日 16点14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可以啊,但是要坚持下去

木工的事情还没安顿下来,赵总那边的工地线槽马上就要打完了,等着水电工进场呢!哥也没有人选,易峰就当仁不让的推荐了他的一个“熟人”朋友。我心想:还好有前面的铺垫,这样就顺理成章地好像是我卖了个“人情”给易峰,而不是我们自己找不到人了,要靠易峰帮忙才能过关!这两者一来一去,差别可就大了。水电工进场,还是要和我们签合同,发工作服,讲点注意事项之类的。我还专门做了个表格,要把所有的工人建档,包括他们的基本情况,记录他们的基本情况和工作表现,以供之后的筛选。这个我和黎叔商量时想到的,我觉得这个点子简直“酷毙”了!到 ……

点子 坚持 工地 管理
2018年09月23日 15点57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如果不知道敬畏的话,迟早要出大问题

黎叔的理由出乎我的意料:“你让小易这样搞,不是搞成‘军阀’了呀?”“啊?”我微张着嘴,没反应过来。“工人是他招的,工地是他管的,可能连(人工的)价格都是他定的,你干什么呢?他有人有枪,这不就是‘军阀’了呀?”黎叔瘪着嘴,瞪着我,夸张的拍着手板。我有些被黎叔给吓着了。所以在那一瞬间,以及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都没有真正的深入的思考这个非常关键的问题。“那,那……那怎么办呢?”我有些迷糊。“这一次,你哥说得对!他易峰既然是项目经理,他就有责任把工地管好,不管工人是谁的人,水平技术如何。工人的水平肯定不如你项目经理 ……

管理 斗争 妥协 权力
2018年09月23日 15点49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我学了黎叔的开头,学不了他的结尾

我们计划得很好,或者说想象得很好,但实际上一执行就不是那么回事。挨个挨个的说吧。首先是钟根喊受不了:“头都被吵爆了!怎么能静下心来画图?”确实如此,工地上轰隆隆的响个不停,而且阁楼里人来人往,怎么着也不是个能供设计师构思创作的环境。所以也只能和钟根达成妥协:早上按时上班,工地上转一圈。现场一些简单的改动,可以在工地上立即出图;如果需要仔细构思的,还是回家弄去吧。公司的标志更麻烦。我们现在都还没成立公司呢!对外用的黎叔单位装饰项目部的名头,这怎么弄?而且钟根说他是室内设计师,不是平面设计师,这活他也心虚啊? ……

家装 工地 管理 争论 裁决
2018年09月22日 22点16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(二十五)自己和自己对话

微风吹过,我的后背凉飕飕的。“这是啥意思?暗示?又一次‘劝退’?”这一次我可不会哈哈大笑!我心里做好了准备,你要是敢撕破脸,我就抱着你的大腿哭:“求求你,给我个机会吧!我上有老下有小……”一把鼻涕一把泪,都蹭到里裤腿上!人不要脸,百事可为。他最终也没能把话挑明,我也就挨呀挨的挨过了试用期。很快,这个老大就离职了。想来他都快离职了也不愿再当个恶人,所以给人力资源部反馈是:我能力还稍有欠缺,但态度极其端正,谦虚好学,是可造之材!(嗯,后两句好像是我自己加的)所以终于转正了,工资给足了,老大变成了之前提到的我最 ……

程序员 转行 经历 回忆
2018年09月22日 11点56分 作者:J九 修改

机械化时代(AI人工智能)

昨天参加了一个工业博览会,老实说,在看到许多自动化机械和人工智能成品展示的时候,我被牢牢吸引着,震撼着。我不禁在想,以后机器普及是个什么概念?时代的洪流裹挟着的是大量的个体。自动化机械和人工智能将来肯定会普及到我们生活中,工作中。无人车来了,它将杀死出租车司机,领导司机,货车客车司机,代驾,小型修车铺子,小型洗车行,它将重新洗牌终端加油站,整条产业链上的,包括在客车站附近开着的小旅馆,小商贩,都将受到一大波冲击;智能语音识别来了,出行翻译将被一个998的小黑盒彻底代替;机器人来了,制造业的大批流水线工人, ……

人工智能
关键字



帮助

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