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2018年01月06日 11点36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抄近路

离开了只帆,爽了几天。早上睡到自然醒的日子,舒服啊!昏天黑地的打了两天的游戏后,觉得该出去晃悠一下了。 先去了趟律师事务所,弄个办公桌椅子什么的,免得以后当事人来了,接待的地方都没有。因为我以前只是把关系“挂”在所里,人实际上是在只帆公司上班,所以这些东西一概没有。所里的行政妹妹给我安排的位置不错,就在黄伟旁边。 黄伟可能家里条件不好,所以读的是中专。然后当了一年工人,才参加自考,学法律,最后考过司法资格,和我差不多同时进的这家律师事务所。当时也和我一起找过公司法务的工作,但 ……

折腾 青涩 律师 业务拓展
2018年01月04日 21点01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辞职

过了五一节我就去辞职。先是去找的人力资源部,给我张表让我填写,里面有“辞职原因”一栏,我龙飞凤舞四个大字:未能转正! 大概过了一两天,人事通知我说这事需要汪总批,但汪总不在重庆,让我等他回来后和他直接谈。我想想也行,就又等了几天。 没想到的是汪总回重庆都好几天了,他好像忘了我要辞职的事一样。当时我搞不懂这什么意思啊!就找了个机会,到他办公室把他给堵住了。我开门见山的说了,我要辞职。这次他终于没有半躺在椅子上侧脸示人,而是坐直了身子,微偏着头,皱着眉毛说:“你转正可以,但你的工 ……

折腾 青涩 法务 辞职 单干 选择 分析
2018年01月04日 20点57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惜福

娟儿对我说的这个不感兴趣,却是催我赶紧把我准备辞职的事和爸妈说说。我听到她又提这事就烦,焦眉愁脸的不耐烦:“知道啦!明天就说!”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,娟儿终于还是又问了一句:“你真的一定要辞啊?不再考虑一下?” “唉呀!有什么好考虑的?不就份工作么?怎么你们一个一个都感觉多大个事一样?”我特郁闷,“不想和爸妈他们说,就知道他们肯定是这个态度!” 第二天,果然,我一说要辞职,我爸就又是那句话,“干得好好的……” “我怎么就干得好好的呢?”我一下就打断了他 ……

折腾 青涩 法务 辞职 单干 选择 分析
2018年01月04日 17点42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贵阳

第二天黎叔弄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,载着他老婆女儿,还有我们一家人,往贵阳开去。车上我们谈的肯定就是他在贵阳的同学:亿万富翁史小鹏。 按黎叔的说法,史小鹏毕业以后在重庆一直做得不温不火,有时候都还要靠同学接济一下,所以他帮黎叔那次,一下拿出10万来确实是真心实意。结果东折腾西折腾,折腾到贵阳就开始发了,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!所以现在他干脆在贵阳安了家,估计一辈子都在那里生根发芽了。 车一直开到了史小鹏的厂房,史小鹏还在开会或者接待客户什么的,我们就在他办公楼里等他。一会儿他就出来了 ……

折腾 青涩 亿万富翁 志向 习惯 阳光
2018年01月04日 17点36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义气

“如果按现在的看法,其实我们连‘集体’都算不上,只是挂了一个集体(企业)的牌子。实质上就是我们几个人承包,独立核算。”黎叔把烟灰抖到面前吃剩的饭碗里,皱着眉毛边想边说,“小金库里的钱,就像我刚才说的:一部分发了奖金,这个我都是有收条,入了账的,问题不大;但还有一部分的钱,是塞了‘红包’啊!” 黎叔望着我爸苦笑,“当时没经验,把这些都入了账,当然是‘内账’不公开的。但检察院来了,让你打开保险柜,这个账一翻出来,了得啊?那不是要害一大群朋友啊?” 黎叔压低了声音:“所以,这账本一 ……

折腾 青涩 企业管理 为人处世
2018年01月04日 17点31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该花的钱

黎叔还在接着讲:“所以大凡这种改制,三下五除二,都是先把工人开了,留下这块地搞(房地产)开发。你想,这些厂位置多好啊!就凭那块地皮,安置工人那点费用,说九牛一毛夸张了点,但……” 一桌人就这样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新上任的李厂长。按爸妈的话说,这位新厂长上任之后,是改弦易张,干得风风火火,那是万众归心啊!首先把办公室里那些烂掉牙的老家具全部扔出去,换上一水儿的新桌子椅子,每个办公室都安装空调饮水机。想想都寒碜,这些大个企业,以前办公室要装个空调都要厂长批条子,哪里还有什么饮水机矿泉水?厂长办 ……

折腾 青涩 企业管理 小金库 检察院
2018年01月04日 17点25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改制

我们一桌子的人都盯着黎叔,听黎叔悠悠的说:“以前你们厂其实也只能算是‘打烂仗’,一千多人的老国营企业,虽然有点利税,但实际上还是个包袱。有他这个老黄牛拖着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大家都算了。但移民搬迁,几个亿的工程,一下就从硬骨头变成了一块肥肉,谁都想上来啃一口。这个时候,龚厂长还是以前那个脾气,肯定就要吃亏了……” “那还不是?!”爸爸一拍桌子,难得有点激动的说道,“我们县长亲自请他吃饭,把自己的小舅子介绍给他。而且说明了,不要多大的工程,边边角角给点他做就行了,他都不卖账!” ……

折腾 青涩 国企 改制 经济规律
2018年01月04日 16点11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离场

说起来,我爸进厂转户口,龚厂长是帮了大忙的;后来又提拔我爸当科长,和我爸的关系一直不错。但后来他又把我妈调到厂办收发室兼打扫清洁,还试图让检察院查我爸。所以关系又一度恶化,谁想到,最后黯然离场,还是我爸送的他? 这次爸妈来了重庆,黎叔给接风洗尘,请我们吃“五行鸡”:公鸡现杀之后,一锅红油调料给炖上,鸡肉鲜美汤汁浓郁,正是麻辣鲜香的重庆特色江湖菜。和黎叔吃饭,不闹酒不讲究不客气,抄起筷子就开始吃,吃的时候基本上不讲话——讲也是就讲这吃的,好吃或者不好吃。风卷残云之后,杯盘狼藉,酒足饭饱,然 ……

折腾 青涩 国有企业 管理 厂长
2018年01月04日 16点01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龚厂长

一转眼就到了五一节,我爸妈上重庆来了。我还以为是专程来看我,结果他们是先送龚厂长回成都,再到的重庆。带来的消息让我吃了一惊:龚厂长下课了! 我爸1988年进厂,那时候龚厂长也刚上任没多久。很快就是90年代的国企倒闭潮,我们县里是一片片的国企倒闭,大批工人下岗,用哀鸿片野来形容毫无为过。但我们厂里,龚厂长还咬着牙在坚持。 最绝的是他不向银行贷款!银行的行长跑到厂里求他,他才勉勉强强的贷了一百万,一年期满,马上就还了。他给我爸说,“厂里效益本来就不好,还贴利息?不是给银行打工了? ……

折腾 青涩 国有企业 管理 厂长
2018年01月04日 15点50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无价宝

那段日子,虽然没转正,但我还是没心没肺的高兴着。除了帮黎叔采购采光板,我的律师执业证也拿到了。这样,我就不再是一个“实习”律师,而是可以独立执业了! 上午接到所里的电话,下午我就请假到所里去把我的律师证给领了回来。记得在公交车上一遍一遍的把本儿从兜里掏出来看,那傻乐傻乐的高兴劲儿…… 然后在家里焦急的等着老婆(哦,那时候还是女朋友,呵呵)下班回来,房间太小,只有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高兴。 女朋友回家,就给她显摆。 “娟儿,看!国徽哟!怎么越看这个国徽越顺眼 ……

折腾 青涩 事业 爱情 律师 曾经的理想
关键字



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