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2018年01月04日 12点17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好事情

结果百密一疏,和黎叔聊了一晚上,最重要的一件事没聊。直到打电话给厂家,别人问起来,“你们什么公司?样品寄哪里呀?” “啊?那你等等,我再问问。”我挂了电话,又打电话给黎叔。 “你就说我们做工程的,施工队,没公司。让他把样品寄你那里吧,我们工地都还没地址呢!” 结果我这样再给厂家那边打电话,有一家就支支吾吾的问东问西,问得我腻烦了,干脆不理这一家了——虽然我们比较钟意这一家,它是大厂,价格也更优惠一点点;但另外两家答应得飞快,一两天就把样品寄了过来。 事 ……

折腾 青涩 采购 生意 胆量 赌一把
2018年01月04日 12点12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采光板

最后,我爸让我打电话给黎叔,我才大概明白了:这是一种建筑材料,黎叔的工地上要用。 但我到哪里去找这种东西呢?一筹莫展的时候,看着眼前的电脑,我突然想到:不是可以在网上试试?马上,百度关键字:重庆采光板。咦?网上还真有两家卖采光板的商家,我找到他们的电话,打过去问了他们的价格。原来还有各种规格之类的,于是我就把我想到的问到的,一一记在小本子上。 下班之后,我就去找黎叔。 他看到我这么快就有了消息,也有点惊讶。知道我是在网上找到的商家之后,想了一会儿,问:“你可不可以 ……

折腾 青涩 采购 生意 法律 实务
2018年01月04日 12点07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小本子

无精打采的回家,晕头晕脑的睡了一觉。早上起床,还是郁闷得不行。要不给家里打个电话,问一下我爸的意见? 老爸的回答居然异常的干脆: “我这一辈子,没整过人!” “你老老实实做事,他能把你怎样?” 是啊! 我猛的抬头, 他能把我怎样?! 那一瞬间, 就像朝阳跃出海面, 就像清风拂过山岗, 海阔天空, 云淡风轻。 我痴痴的放下电话,忘了和老爸说一句: ……

折腾 青涩 职场 转折 命运 人生
2018年01月04日 12点02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成功基石

黎叔就看着我皱着眉头不说话,过了一会儿,表情有些严肃:“小叶啊,这种事你以后还要碰到很多。” “我知道,办公室政治嘛!”我突然感觉很累。 “办公室算什么?”黎叔一句话,就让我又抬起了头。 “你以后当律师,就在那纠纷漩涡中转,绝对不可能两全。” “两全?打官司不是输就是赢,怎么两全?”我很奇怪。 “呼……”黎叔吐了一大口烟,烟雾缭绕中,他悠悠的说,“你怎么看打官司?同台竞技,像辩论赛一样?” 我理所当然的表情。 黎叔接 ……

折腾 青涩 法律 诉讼 律师 勾兑 两难
2018年01月04日 11点57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道理

其实也好办,“有问题,找黎叔!” 事情明摆着的,黎叔也没什么意见。倒是我突然想到:“就凭这材料,汪总就能扳倒周总?” “哪能呢?”黎叔不以为然,“开玩笑哟!” 看着我还有点不解,黎叔补充了一句:“你都能看出来的事,你们只帆大老板还看不出来?” “那汪总让我写?”我马上问道。 “他这是一举两得,万一扳倒了呢?最重要的是,这是你的一个‘投名状’。你面试就和他有了冲突,他对你的能力没什么担心,但忠诚度呢?可靠不可靠?你这个位置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 ……

折腾 青涩 御下之道 职场斗争 人心
2018年01月04日 11点39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蹊跷

这次开庭过后,汪总对我就放心多了。我的答辩状之类的法律文书他就不怎么看也不怎么改了,让我直接传给总部法务处,申请盖章。 这就比在李全懂下面干活愉快多了!我也淡忘了面试时的不快,感觉和他的关系慢慢的好了起来,直到下面这个案子。 这次是一个工伤事故。公司接手的这个楼盘是一个烂尾楼,所以还需要一些维修清理之类的工作。结果在这个过程中,一个工人刷漆时从脚手架上摔下来,尾椎骨破裂,瘫了。那时候,算起来得赔几十万。 这个案子的关键,就是谁是用人单位。换句话说,这个工人是在给谁 ……

折腾 青涩 公司法务 关键证据 吃里扒外 职场斗争
2018年01月04日 11点31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开庭

大年初一出门,爸妈特别叮嘱,我已经工作了,该给侄儿侄女晚辈们发红包了。 “唉!看来还是没工作好……”我装着发愁的样子。 “大清早的乱说!”我妈赶紧把我的话截断。 看着她郑重其事的样子,我嘿嘿的坏笑,“知道了,终于扬眉吐气了嘛!” 算起来,我爸妈的侄儿侄女,也就是我的(堂/表)哥哥姐姐,就我和弟弟考上了大学。在爸妈看来,这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,但现在的人讲实惠,“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的海了去了”,所以我能有份满意的工作,这才算是解了他们一块心病。 因为我二姐之前已经到处吹嘘了一遍,所以这次串门大 ……

折腾 青涩 公司法务 法庭辩论 质证
2018年01月04日 10点45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追求

所以我一直以为:老爸进厂,是他一生最大的错误。所谓“选择比方向重要”:方向错了,再怎么努力也没用。 我爸不怎么愿意承认。最开始的时候,他说进厂的原因是考虑到我和弟弟,“怕我们以后书读不出来,至少能在厂里‘接个班’”。 “咦——”我瘪瘪嘴,觉得还是他看错了形势,“就这样说吧!如果你早知道中国是现在这个样子,城市户口一文不值,私营企业一片兴旺,你还会不会进厂?就算我和弟弟成绩差嘛!我估计我们成绩越差你越不敢进厂哟?还‘接班’,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班可以接?是不是?”我越说越兴奋,“你 ……

折腾 青涩 人生选择 追求 结局
2018年01月04日 10点11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执念

但他一定要把我们家的户口从农村的变成城镇的。执念之深,令人不解。 首先,这事难度极大。究竟有多难呢? 离今天越远,难度越大。现在已经反过来了,能把城镇户口转农村户口才是本事!但那时候是上世纪80年代,当时这事的难度应高于今天移民,因为移民基本上是有钱就可以办,但那个年代的户口是再多的钱也不一定能搞定的。我爸为转户口,跑过湖南陕西内蒙古……,被骗了不少钱,最多的一次被骗了一万多。当时“万元户”都是个稀罕事啊!但所有这一切,都没有阻挠他坚定的决心。 1988年,就在他 ……

折腾 青涩 人生 家庭 选择 结局
2018年01月04日 10点05分 作者:叶飞 修改

红火

我爸时来运转是改革开放以后。 响应国家号召,各地的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。我爸那时候已经小有名气,乡里的领导就找到他,想搞点项目。我爸看准了建筑行业,说服他们办建筑队。想办法从监狱里弄出了以前的一个老师傅,建筑队就这样开张了。 今天我们转个行思前想后辗转反侧,要下天大的决心似的,可能就两个原因:一个是害怕,一个是放不下。而我爸那时候,世上能吃的苦也吃得差不多了,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;但仍然还是一无所有,所以也没什么放不下。生存对于他们而言,只是一种挣扎。就像沉在水里的人 ……

折腾 青涩 父辈 奋斗 创业
关键字



反馈